当前位置: 首页 电影 神农野人 0.0

神农野人

年代:2022

导演:陈志鸿 

主演:陈冠英 林妍柔 骆达华 王千友 赵左  更多

类型:电影 

国家/地区:中国大陆

剧情简介

故事讲述了杨家父女、张三链子等一行人,在军阀阎立本的胁迫下踏入神农架密林。在森林中先后遭遇各种生物攻击,危难之际众人被野人营救。阎立本因贪念最终被巨蜥杀死,野人为了保护神农架奋勇搏斗,最终几人合力将巨蜥击杀,深林和村落再次回归平静。

猜你喜欢

  • 0.0分 高清

    神农野人

  • 0.0分 高清

    致命嫌疑

  • 3.7分 高清

    王朝的女人·杨贵妃

  • 8.0分 高清

    湄公河行动

  • 8.3分 高清

    跛豪

  • 7.5分 BD

    宝贝计划

  • 0.0分 高清正片

    安阳劫

  • 0.0分 高清正片

    上海往事之当年情

影评

“神农架野人 盗墓”,这部乱编的网大,网友说连片头都看不下去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身高2米以上、全身红棕毛发、直立行走、抓住人会大笑不止……”

在很久以前,神农架就一直有着神秘野人的传说。

尤其是一些目击者的出现,更加增添了这个传说的真实性。

1974年、1976年都有人说在神农架碰到了与常人有很大区别的怪物。

到了2003年,神农架林区宣传部的罗永斌更是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野人的模样“黑发齐肩,全身灰白,双臂弯曲,1.65米左右。”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声称收集到了野人的毛发、粪便、脚印等。

可传说虽多,关于野人的影像资料却是一个都没有,基本全都存在于“目击”当中。

后来有人质疑说神农架没有野人,只是当地想打旅游牌才编造出来的噱头。

其实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野人也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

一个物种的延续,不可能只靠一对雌雄个体去延续。

几头甚至几十头的数量都远远不够。

个体太少时就要面对近亲繁殖的问题。

这样生下来的后代无论是身体状况还是生存能力都是很差的。

长此以往,遗传多样性消失,族群也就走向了灭亡。

如果神农架野人的数量太多,就很难隐藏如此大规模的生存痕迹。

所以至今为止,神农架野人越来越停留在传说的位置上,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确有其事。

真实性虽没确认,神农架野人却成了很多影视剧的创作素材。

最近上映了一部以神农架野人为原型的网络电影《神农野人》。

这部电影上映6天票房299万,在热度榜上一直稳居第2的位置。

只是网友的态度嘛,可谓是骂声一片。

“连片头都看不下去。”

“题材还可以 这剧情拍的什么鬼啊 真的好雷人。”

“五毛特效,尴尬演技,丢人的台词,傻不拉几的情节…一言难尽。”

《神农野人》将野人与盗墓的元素结合,最终获得这样的口碑。

归根结底还是从导演到演员,没有一个人真的花了心思。

唯二演技不错的骆达华和王千友在烂剧本面前也是无能为力。

电影开头是一段背景介绍——

相传当年南明军战败溃逃,深入神农架腹地,将满朝至宝皆藏于深山,隐世于此。

此后三百年,无数能人异士寻宝至此皆不得出。

一般来说,做背景介绍时总会放置一些与电影相关的镜头情节。

但《神农野人》在做介绍时只是放了一只鸟飞来飞去,让人看得不明所以。

这样的开头极不讨喜,很难在第一时间就抓住观众的眼球。

所以有网友吐槽“连片头都看不下去”并不是吹毛求疵,而是电影实在不够用心。

后面的故事大致就是军阀阎立本带兵寻找埋藏宝藏的地狱谷。

神农架上的猎户杨寺山和女儿杨佳人在被胁迫的情况下不得不给阎立本指路。

在前往地狱谷的路上,众人遇到了野人张农生和一只白色巨猿。

张农生和杨佳人曾经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在很小的时候,张农生差点死于巨蜥之口,在白猿的救助下才捡回了性命。

后来张农生与杨佳人相认,白猿却死在了阎立本手上。

为了给白猿复仇同时保护神农架的安宁,张农生一人团灭阎立本众人,并在结尾时告别杨佳人再次回到了神农架。

《神农野人》的故事可以说是无头无尾,主线故事讲得特别混乱。

从开头交代宝藏以及军阀阎立本带人去往地狱谷中的墓穴来看,盗宝是故事主线。

但是电影花费了大量时间去交代杨佳人与张农生的关系,又在前往地狱谷的路上设置了各种障碍。

直到电影过了五十多分钟,众人才成功进入了墓穴。

接下来就是一波骚操作。

历经千难万险进入墓穴的阎立本等人,只过了五六分钟,就被墓穴中的巨蜥给赶出来了。

也就是说,墓穴的场景在电影中总共不到十分钟的剧情。

那么这部电影插入摸金校尉、搬山一脉、雮尘珠的意义在哪里呢?

从电影剧情来看,充当摸金校尉的师徒俩,就好似是为了强行蹭上一点盗墓的元素一般,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

盗墓电影不盗墓,野人电影非野人,《神农野人》的剧情之混乱,实在少见。

在人物动机方面,电影一直都没能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导致整个电影剧情都浮在半空中,丝毫没有可信度。

比如阎立本带人去寻找地狱谷,一路上经历了千难万险,却没有交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兵痞是坏人没错,但是坏人也得有做一件事情的动机。

更何况寻找宝藏途中有着重重阻碍,一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

那么阎立本冒着如此巨大风险找宝藏的动机是什么呢?

如果仅仅是在开头讲的有宝藏,贪婪,这就太过敷衍了。

电影完全可以给阎立本提供一个比不找宝藏会更惨的理由。

比如去年上映的《卸岭秘录》,同样是军阀大帅,同样是下墓探宝。

电影给反派提供了一个缺钱少粮,很多人都被饿死的背景。

这样大帅带人下墓寻宝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可《神农野人》什么都没有,单纯的就是军阀是兵痞,是坏人,所以他要杀人,要寻宝。

这种敷衍的设计,太过侮辱观众智商了。

正派角色杨寺山父女同样很奇葩。

阎立本带人来到村子时要找人带路。

这对父女俩冲出来开始争执。

父亲说我带他们去,女儿说还是我带他们去。

然后两人一起被胁迫进山了。

到了山中父女俩找到机会想跑,一个说你走,另一个说要走也是你走。

然后都没走成。

后面还有好几段类似的情节。

父女情深本是正常,可在这一次又一次地不走心的设计下变得尴尬无比。

最后杨寺山仍旧被抓,杨佳人成功逃脱。

结果电影又来一波骚操作。

杨寺山用哨声告诉女儿“快回家去,注意安全”。

杨佳人听到后立刻跑去救爹了。

到这里,已经完全分不清这对父女究竟是不是真的关心对方。

如果杨寺山不吹这个哨声,杨佳人根本不知道父亲犯险,也不会去救他。

正是因为这个哨声,暗示了杨寺山有危险,杨佳人也不得不去冒险。

那么杨寺山究竟是心疼女儿还是不心疼女儿?

人物动机乱做一团了。

相比于上面的阎立本、杨家父女来说,最奇葩的还是男主张农生这边。

据电影交代,当年杨寺山和张农生的父母在空谷沼泽寻药时遭到了巨蜥的袭击。

张农生从此下落不明。

那么问题来了,去这么危险的地方采药,谁会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呢?

这是生怕不出意外吗?

多年以后,张农生长大,与巨猿交流用的是磕磕巴巴的普通话。

问题又来了。

如果张农生一直这么跟巨猿交流,他的语言能力根本不会退化。

如果张农生不经常讲话,可他跟白猿住在一起不可能没有交流。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张农生都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

可电影却偏偏出现了这种不应该出现的结巴。

后面张农生跟杨佳人见面后,结巴也莫名其妙地好了。

这种强行给人物加设定的行为,只能用奇葩形容。

在演员演技方面,更是一言难尽。

饰演张农生的演员叫陈冠英,去年曾主演了一部动作电影《新精武门:武魂》。

他在片中的演技可以说是尬出屏幕。

比如走在街上,他把一个东西扔掉,边扔边说“扔了”。

这种表演特别反人类,就像我们平时扔个垃圾,谁会边扔边说这俩字?

最后他与反派决战,为了表现出实力上的碾压,一直都是叼着一根草,带着迷之微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部电影的特效其实不错,但是在剧情、演技等方面实在是尴尬。

到了《神农野人》这里,陈冠英的尴尬演技再次出现。

电影开头时他与白猿交战,一副生死大敌的样子。

随后镜头一转,陈冠英在前面逃跑,面露迷之微笑,白猿在后面追杀,表情凶恶。

他在这里的迷之微笑其实是没有依据的。

开头这段剧情,导演很显然是想设计一种紧张的追逐戏份同时引出张农生这位主角。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演员表现的紧张严肃一些会更加符合场景。

可陈冠英一脸的嘲讽,将整个气氛全都打乱了,根本不知道他在演什么。

一般这种不正经的表演多出现在青年演员身上,他们受到平时生活的影响,分不清什么时候该正经什么时候该严肃,总是喜欢用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来表演。

恰恰是这种不正经,对于情节氛围有着致命的破坏力,也是观众感到演技尴尬的原因。

在本该严肃的时候你嬉皮笑脸,自然会显得格格不入。

比较意外的是,电影中饰演杨寺山的居然是王千友。

2001年时,曾上映了一部由古龙同名小说改编的武侠电视剧《三少爷的剑》。

在剧中,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晓峰有一位亦敌亦友的对手,人称“夺命十三剑”的燕十三。

王千友就饰演了这位绝世剑客。

后来王千友又出演了《流星蝴蝶剑》《包青天之开封奇案》《京城大状师》等多部影视剧。

只是都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

现在他跟骆达华一起转行到网络电影,应该也是有着自己的考量。

可《神农野人》这部电影,从特效、演员、剧本等各方面来说,实在是很难找出优点。

综合来说,这是一部尽量别看的作品。

点个“关注”,鼓励鼓励。(。・`ω´・)

Copyright © 2022 悠久影院 粤ICP备18037168号-18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